×
关于我们>
好小说必然对这个世界怀有善意
时间:2018-04-27 15:38 阅读:433 次
张惠雯:我的小说总体而言是“容易读”的。词句和结构,并没有什么晦涩难懂的。在选择词语的时候,在准确度相似的前提下,我一定会选更简单常用的那个词。小说结构上也没有采用什么令人费解的实验方法。
所以,要读这些小说很容易,但如果读得更深一些,读出那些“略去”的东西和语言的留白,理解那些并不那么明显表达出来的暗喻和意境,那还是需要延展一个人的理解力和感受力的。
容易读的东西不一定简单。
我举一个经典的例子,譬如乔伊斯的《都柏林人》。
每个故事本身一点儿也不复杂,一个人的英语词汇量不需要很大就能读原文。
但许多人读不出它的好,觉得它并没有写什么像样的故事、深奥的技巧啊。
乔伊斯那种绚烂之极的平淡、丰富之极的素朴、激情之极的冷郁,需要的不仅是深刻的感受力和理解力,甚至还要求一个读者有丰厚的阅读积累。
没有阅读过《都柏林人》之前的大量古典小说文本,就不容易理解《都柏林人》的价值所在和它开创性的文体风格。
所以,这样的小说,你可以说它容易读,但读出其味道其实更难。
上一篇:站着做人,跪着做事
下一篇:真的很累
Copyright © 2002-2020 DEDECMS. 久游在线注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陇ICP备16003230号-1